余束发就学时,辄喜读古人书传,每纵观大意,于源流得失之故,亦尝探其要领。若乃析义理于精微之蕴,辩字句于毫发之间,此衷盖阙如也。

  岁戊午,奉天子命抚八闽,会稽章子、习子,以古文课余子于三山之凌云处。维时从子楚材实左右之。楚材天性孝友,潜心力学,工举业,尤好读经史,于寻常讲贯之外,别有会心,与从孙调侯,日以古学相砥砺。调侯奇伟倜傥,敦尚气谊,本其家学,每思继序前人而光大之。二子才器过人,下笔洒洒数千言无懈漫,盖其得力于古者深矣。

  今年春,余统师云中,寄身绝塞,不胜今昔聚散之感。二子寄余古文观止一编。阅其选,简而该,评注详而不繁,其审音辨书,无不精切而确当。批阅数过,觉向时之所阙如者,今则辴然以喜矣。以此正蒙养而裨后学,厥功岂浅鲜哉!亟命付诸梨枣,而为数语以弁其首。

  康熙三十四年五月端阳日愚伯兴祚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