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、古文选本如林,而所选之文若出一辙,盖较学相传旣为轻车熟路,欲别加选录,虽蹊径一新,反多扞格。故是编所登者,亦仍诸选之旧。

  一、古文须评注兼有方能豁然。若有注无评,或有评无注,譬若一人之身,知其有面目而不知其有血脉,知其有血脉而不知其有面目,可乎?是编字义典故逐次注明,复另加评语,庶读之者明若观火。

  一、诸选各有妙解,颇多阙略,是当取其所长以补其不足,便成全璧。是编遍采名家旧注,参以己私,毫无遗漏。

  一、杂选古文,原为初学设也。是编于艰奥须解者固细加阐发,即目前便语亦未尝率意忽过,庶于初学有补。

  一、诸选本圈点外或加角,或加小画,虽各有取义,然初读不能即晓,徒以眩目。是编但加圈点,盖评注旣详,信口读去,奥旨自明。又于圈下加一小圆点,以便句读。

  一、是编注解字义典故毕,加一小圈,苒下评语。又本文评语外欲下总评,复加一小圈以别之,庶一览便省。

  一、字音,今人颇多忽略。是编音声无一字不注,且即注于本字之下,便于诵读。

  一、字画,今人亦多不讲究,余痛恨此病。是编样本皆经手录,不间昼夜寒暑,剞劂告峻,复严加校雠,誓不留一画之讹贻误后人。

  吴乘权仅识